妻子狂买保健品要拿扁担挑 老伴:再吃我汗毛都要掉光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
杨玉生给晚报打过两次求助电话,说妻子吴梅还不到50岁,经常跟老年人一起去买乱七八糟的养生保健品,家里没钱吃饭了。他想让记者说服妻子,不要再买,也不要再逼迫他吃,他头发和胡子和汗毛都吃得要掉光了。

“她买的保健品要拿扁担挑上楼啊……”电话里,声音听起来像风在钻着门缝,嘶嘶又呜呜的。

杨玉生从来搞不清楚这些保健品有什幺作用

[保健品]

渝中区学田湾背街那一面,跟老城区所有主干道背后的坡坡凼凼一样,修了30年左右的老房子挤得密,路也窄,人和人过路都要贴身。

这种中老年人口居多的社区,一条街过去,起码三四家门面都是关于“健康、养生、保健”,还有一些租在单元楼里面的一楼,搞讲座。

杨玉生在路口等我。60出头,头发只剩下稀疏的几缕,胡乱飘在头上。脚踝早年落下残疾,撑不住他90斤的身体,弯着腰,走得慢。家在9楼,没有电梯,他走几步要歇几秒。

妻子不在家,“她不到晚黑6点是不得落屋的,在听养生讲课。”

这是主城里典型的无电梯楼房,勾连着城市老人、外来打工人群、周边小生意小工等族群画像,楼梯间的牛皮癣广告和白色涂料层层交战。屋里黑,白天都黑,杨玉生开灯,我才看见敞开的卧室里躺着他16岁的儿子。

“他晚上耍,白天睡,不管他。”杨玉生说,儿子不愿意读书,也没工作,晚上跟朋友玩或者上网,白天睡觉,“不晓得他在干啥子,我管不住他。”

保健品是客厅的主角

杨玉生去拿妻子买的保健品给我看。客厅里胡乱堆积的杂物像这栋采光极差的房子一样潦草,最显眼的是一个香槟色的拉杆箱,上面贴着大幅广告:冬虫夏草王。“整整一箱子,都是她扛回来的,我也不懂,不晓得啥子药,反正她喊我跟她一起吃。”

他又拎出塑料袋装着的各种保健品礼盒,有辣木雪莲复合粉,草莓味越维颗粒(说明书介绍具有缓解视疲劳保健功能),西藏天麻,还有他也说不清楚的“石头”——销售人员告诉顾客有保健作用的天然石头。

越维颗粒功效说明

辣木雪莲复合粉的外盒上,只介绍了辣木树富含人体所需190种微量元素,雪莲是“百草之王”、“药中极品”,而复合粉则是高科技破壁工艺打破植物细胞壁,使其营养成分更易于人体吸收。没有更具体的功效说明。而越维颗粒,主要介绍为“缓解视疲劳的保健功能”,适宜“视力易疲劳者”。

杨玉生也被要求要吃一些保健品

[养生讲座]

沿着楼下的路上坡,不到100米,拐弯处有一家养正堂。中午两点,吴梅已经坐在里面。她在使用一种“行气通脉治疗仪”,一种类似足底按摩的仪器,墙上写着:排毒祛邪,强肾增氧。工作人员是两个年轻女子,其中一人介绍说,成为会员,可以每天来免费使用。成为会员要购买一定数量的产品,我问她促进睡眠的有哪些,她推荐了一种羊奶粉,368一盒,吃16天。买上三盒可以送一盒。旁边的阿姨悄悄给我使眼色,摇头暗示不要买。

养正堂实际上就是养生堂,以保健品销售为主。

另一个女子在给这些阿姨登记,发放一种会员卡,有这种卡,才能参加下一步的活动。我询问,她很警惕,说这个是其他活动,你还不是会员,现在不能参加。

吴梅做完仪器的时长,起身离开。出门她碰到了街对面的杨玉生,杨玉生行动不便,她主动牵着他的手往家走。回到楼下,吴梅没有上楼,牵着杨玉生直接进了另一家“健康家园”,直接坐到第一排听讲座。

楼下就是搞讲座和器械治疗的健康家园

这家店工作人员也是两个女子,一个负责讲座,一个在处理登记发卡等工作。这家不卖保健品,主要推介各种器械。20平米的客厅改成一个小型教室,坐了近20多人。讲课的女子正在给大家介绍“洗血”的知识,墙上贴着的宣传资料上写:“缺血缺氧是万病之源”,会导致血栓、动脉硬化、高血压。

听众大多为中老年人,他们的坐垫上都连接着管线,接通一台“场能治疗仪”。负责讲座的女子介绍,这台仪器正在为大家进行“换血、洗血”。听众们一边听讲座,一边就“洗血”了。

讲课的女子结束讲座后,热情地为我介绍治疗仪,我触摸前排的人和椅子,有微弱的电击感,手发麻,像漏电了。女子说这是正负极原理,不是漏电。坐垫上微微温热,没有电流感。

网上查阅,并未找到“场能治疗仪”相关资料,只查到场效应治疗仪。场效应治疗仪是一种利用低频电流同时具有漏磁的涡流电场、交变电场、线圈互感在肌体内感应的涡流电场和红外线辐射来治疗肩周炎、腰肌劳损等疾病的家用理疗仪器。

前排的阿姨说每天要来坐一两个小时,坐满一天可以领取一棵托玛琳石头。所以很多人每天来打卡。

百度百科显示托玛琳为电气石的工艺品名,也叫碧玺,功效上有助于治疗懊丧情绪、旺夫、聚人气等,偏于精神化的方向,未显示对肉体有具体功效。阿姨已经集满几十颗,串起来戴在脖子上,是那种白色不透明的六棱边的柱状体,并非百度百科里标明的“透明、半透明”。

工作人员说,这个场能治疗是免费的,可以每天来,谁都可以来,欢迎来,感受到好的作用了,买不买再说。“我们仪器也不只这一种,有很多,要多感受。你看门口还有一种特殊的净水仪,其中就放置了托玛琳石,每天治疗完了可以带一个桶来接净化水回家使用。”门口老年人很多都拎着洗干净的油桶,原来是装净化水回家。工作人员说:“我们公司很大的,重庆都有上百家门店。”

我追上一个打完水离开的阿姨,她说她买了一个三千多的治疗仪,她觉得对腰椎有效果。“我坚持得好,每天都来。各种价位的仪器都有,你要自己来感受。”晚年像一个漩涡,拉着人下沉,老人们找到了一种自己认可的拯救。

杨玉生求助媒体,吴梅很生气。

杨玉生夫妻争吵着,他退到了门外

[好好过]

这是吴梅寻常的一天。她一直拉着杨玉生坐在前排,认真看着电视上的讲座和广告,认真坐在能治疗仪的坐垫上“换血”。

杨玉生5点离开上楼回家,吴梅一直坐到近6点,门店打烊,她才出来。期间杨玉生打了两次电话催促她回家,她说:“来了来了,别催,你是要我飞回来吗?”

见到有陌生人来,吴梅开始摔锅碗:“要说你一个人说,我啥子都不得说!”杨玉生解释说,上次电视调解,让她很不满意,所以她现在很抵触媒体。

杨玉生要送我们下楼,又开始倾诉,他太需要这根稻草了。

——“你们都看到了,我的命很苦啊。不怕你们笑话,我身体不好还在照顾她,厕所几步路她都不去的,都是我给他倒痰盂……”

——“儿子去职业学校学汽修,只学一学期再也不去,现在就在家里耍。吴梅急了也抓凳子打娃娃,娃娃直接提刀,我劝住了,他就扎他妈妈裤子好多刀……”

——“我有严重胃病,感觉自己快死了。每天失眠,我都写了8、9万字的人生感悟,希望能教育娃娃。”

——“我的想法就是,吴梅别买保健品了,娃娃能懂事,找个工作,要好好过啊……”

(稿件人物为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