莱西店埠胡萝卜洗七遍澡 北上南下出国门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




文/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韩小伟

5月22日上午,雨下得急却挡不住收获的热情。在莱西店埠镇的不少蔬菜大棚里,工人们正忙着抢收胡萝卜。大棚外的小路上,停满了挂着外地牌照的货车,都是赶来收货的外地客商。

在经历130天的生长期后,5月初,店埠的胡萝卜进入了收获期。相比去年,今年的收购价翻了一番。在被大批量送往北京、上海等地的同时,更多的胡萝卜在工厂里洗了7遍澡,根据大小分成5个等级,很快将出口到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等国家。

降雨赶走闷热

大棚里抢收忙

来自莱阳的工人孙云臣今年62岁,22日一早就在大棚里忙碌起来:先是拔出胡萝卜,摆在地上,然后用刀子割掉胡萝卜缨,再将胡萝卜装进塑料袋。他说,割胡萝卜缨也有“学问”,不少客户会提出具体要求,比如留下一截叶片,或是完全割掉。此时,大棚外面下着不小的雨,雨滴敲打着大棚,回荡着哗哗的声响。大棚内温度不高,但孙云臣的额头不时有汗珠滴落。

“平日这个时间干不了活,太热了!”这个大棚属于青岛前后屯胡萝卜专业合作社,负责人李茂岳告诉半岛记者,平时收获胡萝卜都要避开白天,一般半夜12点左右开始干,到早上六七点钟完工,白天将胡萝卜送到工厂里加工。晚上收获的主要原因是白天大棚温度过高,工人扛不住。孙云臣则说到了另外一个原因,在大棚里温度很高的情况下收获,胡萝卜会很快脱水“打蔫”,将影响销售。

据了解,店埠胡萝卜的发展源起1995年,此后逐渐形成了以店埠镇南部前屯、后屯、狼埠、李仙庄、徐林庄、双河、包庄一带20余个村庄为中心的万亩优质胡萝卜基地。李茂岳说,经过多年发展,胡萝卜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,带动了多个行业的发展,比如出现了独立的胡萝卜运输、中介、销售等单位,彼此间环环相扣,促进发展。像正在干活的孙云臣和他的同伴,来自近邻莱阳,他们自家也种植着胡萝卜,在闲暇时,会到店埠来找活。

“我家种了二十来亩胡萝卜,还没有成熟,先出来帮别人拔胡萝卜。”孙云臣说,每天工资200多元,等自家胡萝卜成熟了就回家收获。

客商远道而来

冒雨钻进地头

大棚外是一条不太宽阔的水泥路,虽然下着雨,还不断有货车经过。没多久,这就堵车了。半岛记者注意到,这些货车大多是外地牌照,显示来自上海、北京、临沂等地,车上的人们在一个个大棚间穿梭,顾不上路上的泥泞和落在身上的雨水。

“他们都是来收购胡萝卜的客商。”李茂岳说,因为土质好、适合胡萝卜生长,种植技术不断改进,优选品种都要试种上两三年,确定品质后才会大规模种植。如此一来,店埠的胡萝卜光滑度高、条形好、口感好、胡萝卜素含量高,受到市场欢迎。

来自北京的宋现敏查看过李茂岳大棚里的胡萝卜品质,连连点头,“我每年都过来,店埠胡萝卜好吃营养还高,质量不错。”他说,北京市场上缺货,22日一早他和同事从北京往店埠赶,想要收购七八十吨胡萝卜,在当地雇货车送到北京后,胡萝卜将发往各大超市。“给我个最低价,都是老客户了。”宋现敏对李茂岳说。

近期随着胡萝卜的成熟,几乎一天一个价。“最近几年里,咱们店埠胡萝卜在国内的销路越来越宽了。”李茂岳说,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武汉、杭州等地,都有店埠胡萝卜的销售,每到胡萝卜成熟期,来收购的外地客商络绎不绝。

装箱先洗七遍澡

分出大小再出国

不只是在国内,店埠胡萝卜在国外也是大名鼎鼎。据了解,店埠胡萝卜经过加工后,主要出口东南亚、中东等地区国家。早在2009年5月,青岛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就在店埠镇举办“青岛(店埠)出口胡萝卜基地认证暨培训会”,认证店埠镇万亩优质胡萝卜基地为“青岛市(店埠)出口胡萝卜质量安全示范区”。店埠镇成立了示范区管理办公室,由其组织各村胡萝卜专业合作社成立莱西市出口胡萝卜协会,规范合作社对胡萝卜的产前、产中、产后服务和规范化运作。

离开李茂岳的大棚,半岛记者来到青岛有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,大量胡萝卜在这里经过加工后走出国门。

一辆大货车刚装满整箱的胡萝卜,纸箱外标注着规格为S级。该公司总经理耿文善介绍,胡萝卜共分为5个等级,分别是S、M、L、2L、3L,其中S指胡萝卜单根重80克到150克,M指150克到200克,L指200克到250克,2L指250克到300克,3L指300克以上,不同规格的胡萝卜有不同的客户群。耿文善说,刚装车的这些S级胡萝卜将发往迪拜,M级发往东南亚国家,比如泰国,250克以上的胡萝卜基本发往日、韩。

在车间里,胡萝卜要经过5个步骤的处理,分别是清洗、筛选、分级、装箱和预冷。其中清洗环节会使用7台机器,包括1台冲沙机和6台磨光机。半岛记者看到,经过7台机器的胡萝卜几乎等于洗了7遍澡,在这些“洗澡”环节中,大沽河水被用来冲洗胡萝卜表面的泥巴,而“预冷池”里使用的则是冰水,作用是给胡萝卜降温,为后面的冷库储藏环节做准备,同时还能够保证胡萝卜质量。

去年一亩五千元

今年翻番卖万元

半岛记者采访获悉,店埠胡萝卜的销售采用“包亩”形式,客商出价将整块地产出的胡萝卜全包下来。“现在收获的胡萝卜是去年冬天播种的,经过130天成长期后成熟,客商会根据市场情况、胡萝卜质量来出价。”耿文善说,今年一亩出产胡萝卜8000斤左右,价格为8000元到1万元,而去年的价格是4000元到5000元,整整翻了一番。

“虽然涨价了,但里面没有人为因素,都是市场作用。”耿文善说,市场上缺货,别的地方没有胡萝卜,店埠胡萝卜价格就高了。在他看来,蔬菜价格受市场影响起伏不定,和炒期货一样,也需要专业人士来进行交易。

行情见涨,种植户受益。李茂岳介绍,今年胡萝卜自5月4日起陆续上市,市场价格每斤在1.6元到2元之间。“好品质的胡萝卜一亩地售价超过1万元,农户纯收入达到6000元左右。大田胡萝卜一亩地七八千元保底,纯收入4000元到5000元,效益很好。”据了解,今年店埠种植胡萝卜5万亩,预计平均每亩产值8000元。

■特写

她分拣胡萝卜

一天装箱1.6万斤

在耿文善的车间里,数十名工人忙碌着分拣胡萝卜。半岛记者看到,清洗完毕的胡萝卜通过传送带进入分拣车间,工人们根据5个不同等级,把自己负责的那一等级胡萝卜分两次分拣出来,再把符合标准的胡萝卜装箱,经称重后送进冷库储藏,等待运输。

这些环节中,分拣和装箱最为关键。负责这项工作的几乎都是女性。她们眼疾手快,动作麻利。其中有一位姓韩的女工,双手翻动,把胡萝卜头对头、尾对尾迅速分拣进纸箱里,好像变魔术一般,在众多工人中很突出。“她干活最快了,挣钱也是最多的,一天能挣三四百元。”负责人郑爱华说,分拣和装箱是两个岗位,分拣相对轻松,几个工人平分劳动量,每人每天工资一百五六十元。装箱相对辛苦,挣钱也多,像韩女士动作很快,一天能装800箱,一箱10公斤,一天就能装箱1.6万斤胡萝卜。

郑爱华是济宁人,今年42岁,做胡萝卜加工已经11年。目前她带领工人48名,里面有7对是夫妻。每年5月到年底,她和工人们来到耿文善公司做胡萝卜加工;当地没有胡萝卜需要到外地去收购的时候,工人们就会获得一个十几天的假期,利用这段时间回老家看望孩子和老人。每年春节后到5月这段时间,店埠胡萝卜还没有成熟,郑爱华会率队赶赴厦门做胡萝卜加工。

“一开始觉得累,腰酸背疼。后来慢慢习惯了,不觉得怎幺样。挣钱还不少。”郑爱华说,近期还有老乡想加入他们的队伍。

[编辑: 张珍珍]
版权稿件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